实务前沿位置:协会首页 > 执业生活 > 实务前沿 > 正文

揭秘不为人知的信托受益权融资模式

发布时间:2016-7-12 17:09:37     访问数:1794

    作为信托受益人在信托中所持有的权利,信托受益权随着近期国务院(虽由银监会代为起草)发布的《信托公司条例(征求意见稿)》而再次进入公众视眼,盖因《信托公司条例(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五条第五项明确规定“信托公司经营信托业务,可以为信托受益人办理信托受益权质押登记”。虽该文件尚处于征求意见阶段,但却是首次以国务院名义在规范信托业发展的行政法规中运用“信托受益权质押”概念,也表明监管部门对“信托权益流转性增强”这一行业发展趋势的支持与顺应态度。若前述条款能够随着《信托公司条例》正式出台,则意味着信托受益权质押在现阶段存在的合法性问题(详见笔者另一文章《信托受益权质押的法律实务探析》)将得到彻底解决,信托行业必将迎来信托权益流转的巅峰时代。诚然,在《信托公司条例》未正式出台前,空谈信托受益权“质押”并无太大实质意义。笔者在本文中就目前信托行业以信托受益权为中心的融资模式进行总结、探讨,以飨阅者。

一、传统信托受益权“质押”融资模式

该类模式多见于信托受益人以其所持有的信托受益权作为融资条件向信托利益分配账户的开户银行申请融资,主要操作模式是银行、信托受益人与信托公司签署三方协议,约定信托受益人将信托受益权质押与银行,同时确认信托受益人在对银行的债务未偿还完毕之前,不得转让信托受益权和变更信托利益分配账户,信托公司不得为信托受益人办理相关登记手续。

在此模式的实务操作中,银行作为信托利益分配账户的开户行,能够实际监管信托受益人的资金账户变动情况,在出现紧急情况下能够及时划扣监管账户中的资金;但基于“物权法定”之基本原则,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在可出质权利的种类中并未明确规定包含信托受益权,信托受益权能否出质、质权生效条件等均有待确定,一旦发生纠纷,信托受益权质押存在无效的法律风险,银行作为债权人可能难以对信托受益权行使优先受偿权;且一旦司法部门向银行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将受益人的信托利益账户资金进行冻结、划转,银行也束手无策,只得通过其他途径行使权利,实际控制信托利益分配账户的优势难以实现。

二、受益人信托利益分配账户保证金质押融资模式

为弥补传统信托受益权“质押”模式的部分缺陷,在前述模式的基础上,银行可以考虑根据《担保法》将特定的信托利益分配账户作为保证金账户,信托受益权未来所产生的现金收入即信托利益,均作为保证金进入保证金账户,若该保证金账户质押能够有效设立,则对信托受益人对外融资、债权人权利保障等具有积极影响。

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在信托受益人名下相关财产面临被司法机关采取保全措施或强制执行措施之时,若司法机关依据《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三十六条“被执行人在有关单位的收入尚未支取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裁定,向该单位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由其协助扣留或提取”之规定,向信托公司发出“暂不予分配信托利益”或者“协助提取尚未应分配的信托利益至其他账户”的协执通知,信托利益无法进入保证金账户,保证金账户质押形同虚设。

三、信托受益权“转让+回购”融资模式

此类融资模式实为信托受益权这一类非标资产的“买入返售”模式,之前多盛行于金融机构之间,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银发[2014]127号)文出台后,此类模式开始盛行于非金融机构之间。此类模式主要体现为信托受益人(融资方)向资金方转让所持有的信托受益权,获得资金方所支付受益权转让价款,实现融资,在符合某一条件时(诸如信托受益权无法达到预期收益或者融资方按约支付回购款等),资金方将信托受益权返售与融资方,融资方支付相应的回购款。

四、信托受益权收益权“转让+回购”模式

该模式在信托受益权“转让+回购”模式基础上,将交易标的由信托受益权转变为信托受益权的收益权,且不涉及信托受益权的实质性变动,仅限制信托受益人将信托受益权转让与第三人。此属于特定资产收益权融资模式的一类,多见于目前的金融创新模式之中。

虽“资产收益权”时有出现于相关法律文件中,诸如《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九十七条(以公路桥梁、公路隧道或者公路渡口等不动产收益权出质的,按照担保法第七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处理)、《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第八条(前款规定的财产权利或者财产,可以是企业应收款、信贷资产、信托受益权、基础设施收益权等财产权利,商业物业等不动产财产,以及中国证监会认可的其他财产或财产权利),但其内涵与外延并未有明确的界定。现阶段,不动产收益权以及股权收益权的交易均已获得了司法的认可(“昆山纯高”信托项目,中建投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浙江普达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富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营业信托合同纠纷案,详见中国裁判文书网:http://www.court.gov.cn/zgcpwsw/zj/zjshzszjrmfy/ms/201411/t20141110_4007912.htm

笔者窃以为,信托受益权从权能角度而言,与股权具有极其相似之处,信托受益权根据《信托法》的规定可以转让、继承、清偿债务,本身含有包含收益权在内多项权能,除信托文件另有规定外,信托受益人将所有的信托受益权的财产权部分对外转让,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当具有合法性。

但若在信托受益人名下相关财产面临被司法机关采取保全措施或强制执行措施之时,信托受益权的收益权转让是否能够对抗司法机构的保全或者执行措施,尚待进一步重点研究。

                                         (上海协力<长沙>律师事务所 陈立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奖惩公告栏 | 业内新闻 | 专委动态 | 律师文苑 | 联系我们
长沙律师网版权所有,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主办单位:长沙市律师协会  地址:长沙市湘府东路258号双塔国际广场B座23楼
湘ICP备180016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