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务前沿位置:协会首页 > 执业生活 > 实务前沿 > 正文

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6-7-12 16:57:08     访问数:2347




    伴随着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出台,理论界和实务界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陷入争论漩涡。26个离异女被负“债”9511万等类似的新闻也引发很多人的关注。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首先要弄清楚此问题的来由。

    笔者先缕一下以往关于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主要法律规定:《婚姻法》第41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该规定确定了夫妻共同生活所负为认定共同债务的基本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将“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进一步解释为“夫妻为共同生活、为履行抚养义、为履行赡养义务等所负债务”,并明确列举不能作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四种情形。《<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与上述规定相比有了重大变化,使该问题陷入争论。可将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分为三个方面:

    其一,推定夫妻共同债务:婚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对外所负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其次,举证责任的分配:夫妻一方如果主张不属于共同债务,则负举证责任;

    其三,除外情形: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债权人明知夫妻双方实行约定财产制。

    2014年7月12日,最高院民一庭做出夫妻以一方名义所负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最新答复,即(2014)民一他字第10号 ,使该问题又有了新的转机。其具体内容为:“在不涉及他人的离婚案件中,由以个人名义举债的配偶一方负责举证证明所借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证据不足,则其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在债权人以夫妻一方为被告起诉的债务纠纷中,对于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认定。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其不承担偿还责任。” 该回复对于夫妻共同债务,对于离婚纠纷和债务纠纷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标准进行区分。

    当前我国处于法制建设不断加强时期,不能奢求每一个相关问题都需要法律明确做出规定,既不经济也不可能。可以从两个方面去思考如何解决此类问题,一是如何更好的理解法律条文,二是如何灵活运用法律。

    一、从法律条文的理解上,从上述《<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分为三方面来看,那么,也可以将其分为三部分进行理解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一)推定夫妻共同债务: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在日常家事范围内,将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推定为共同债务,但是超出一定的代理范围,配偶也并不知晓,则可以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部分学者提到婚姻法引入特殊家事代理权的概念,也就是这个意思。实践中不一定在婚姻法中引入,但却可以吸取这个思想。

    (二)举证责任的分配:在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这并不意味着债权人就一定没有举证的义务。举证责任责任不应当局限和进行死板的理解。

    (三)除外情形:《<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只列举了两种情形,但不应局限于此。

    二、用法律解释方法论来解决如何运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问题,包括以下2个方面:

    (一)目的解释视角:德国法学家耶林曾说过:“目的是全部法律的创造者,每一条法律规则的产生都源于一种目的”。引发《<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立法缺陷和司法实践中标准不一、争论多发的根本原因之一在于立法与实践中目的解释思维的缺失。以时间标准对夫妻共同债务进行一刀切的认定是忘记了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根本目的;为保护债权而不顾夫妻非举债一方的权利,则是混淆了婚姻法与合同法不同的立法目的;在债务推定中直接将举证责任全部分配给非举债一方则是未曾考虑债务推定这一规则的立法目的。当法律模糊时,应在目的指引下进行法益衡量,此时衡量的标尺就是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立法目的:维护家庭稳定团结以及夫妻双方与债权人之间利益的平衡。当法律明确时,应在目的指引下进行精细判断。此时,类型化变得十分重要,司法实践中,以明确目的为前提,相同案件相同判决十分重要。

    (二)利益衡量视角:梁慧星教授就认为,“法官审理案件,在案情事实查清后,不急于去寻找本案应适用的法律规则,而是综合把握本案的实质,结合社会环境、经济状况、价值观念等,对双方当事人的利害关系作比较衡量,做出本案当事人哪一方应当受保护的判断”。对于夫妻间共同债务的认定问题,存在维护家庭稳定团结、夫妻双方之间、债权人之间利益的平衡。

总而言之,社会生活十分复杂,不应拘泥于一个固定的模式。不确定性是法律的缺陷,也是法律的常态。即使有最高院指导性案例,有司法审判观点等,但每一个案子都有其具体的案情、证据,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  朱婷婷)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奖惩公告栏 | 业内新闻 | 专委动态 | 律师文苑 | 联系我们
长沙律师网版权所有,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主办单位:长沙市律师协会  地址:长沙市湘府东路258号双塔国际广场B座23楼
湘ICP备180016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