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荟萃位置:协会首页 > 律师文化 > 人文荟萃 > 正文

故乡 我的根

发布时间:2015-12-16 10:09:42     访问数:47813

    故乡,是我生长的地方,是我永远忘不了的根。

    那个山村,很小。几十户人家,错落在小山沟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互相帮扶,其乐融融。一家杀年猪,全村人去吃酸菜白肉血肠;一家娶媳妇,全村办喜事;一家夜里有了病人,全村男丁壮妇会应声而起。故乡,是“桃花源”。

    山脚,有一棵三人合抱的老树。树下,是一条极瘦、极清的小溪。月悬夜空,已收悉中考成绩的我坐在溪边。是走,是留?心情郁闷。此时,总有乡亲驻足询问。他们珍爱脚下的黄土,与那土地已结成一个不可分的整体而世代相安,却也支持、怂恿对这块土地的“叛逆”:“争口气,有出息的进城去。”你稍有不顺,又会说,“回来,还是山里的咸菜养人!”这是一种看似相悖却意味深长、专属于那块土地的情怀。

    我要走了,到远离故乡的地方去求学,乡亲们前来道贺。那贺物,是一两条存放很久舍不得吃的干鱼,是几个尚带着母鸡体温、需换油盐用的鸡蛋。隔壁李大爷送来了30元钱,那是由一沓角币、一堆硬币组成的。“拿着补补吧,在外头别屈着。”我知道,这是“一堆”不知攒了多久的钱,即便在物价尚廉的彼时,也实在“补”不了什么,却在我的记忆中定格。

    十年后,我留在了城里。黄土、老树、瘦溪悄然远去,生活之舟将我载入另外一个世界:装模作样穿西服,故作绅士扎领带,虚情假意赴酒宴……可是,我却时时感到灵魂深处的失落与不安。

    盛夏。回家。汽车艰难地爬行在故乡的土路上,一路颠簸、一路黄尘,在村口停下,又消失在尘土之中。田间,有一乡亲,赶着黄牛犁地,竟是我儿时的伙伴。见是我,他脸上现出惊喜,随即愣在那里,搓着手。“哦,回来了?……”我赶紧搭话,庄稼茬口好吗?几成苗?雨水“赶趟”不?猪羔什么行市?终于无话可问,终于无话可说。曾经,在淅沥的雨帘中,我们在葱郁的草地上骑着牛儿穿行,任凭雨水把周身浇个“响透”,那样的惬意,而此刻我清晰地感受到被作为局外人、观光客对待的距离与悲哀。

    工作,忙不完。深冬,李大爷病重。“孩子,赶紧回来。”父亲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当年,一群小伙伴在水中嬉戏,不知是谁提出要进深水比赛,一向争强好胜的我直往深水区踏去,还没看清同伴们到了哪个位置,两脚已经踩空,尽管我双脚使劲用力,身体却还是往下沉,小伙伴们都还没学会游泳,只能岸上大声呼喊,渐渐地,声音变得模糊……突然,一只有力的手将我抱紧,游向岸边,是李大爷,是他把我从另一个世界拖了回来。李大爷的恩德,终生不忘。连夜赶车还是见不上最后一面。李大爷出生在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刨了一辈子,如今又回到了这片土地。送走李大爷,猛然意识到,我从这片土地走出,不论到了哪里,都属于这里。

    有人说,乡村生活是陈旧落后的,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注定会逝去。我无论如何不敢苟同。在这块厚重而又古老的土地上,有着任何“现代文明”永远无法取代的人间真情!

    故乡,我心底的珍藏,我的财富,我的根!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奖惩公告栏 | 业内新闻 | 专委动态 | 律师文苑 | 联系我们
长沙律师网版权所有,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主办单位:长沙市律师协会  地址:长沙市湘府东路258号双塔国际广场B座23楼
湘ICP备18001682号-1